加勒万河谷冲突细节:祁发宝头上血流如注陈祥榕用肉体抵挡攻击

2022年11月9日 0 Comments

今年2月2日,马上要召开的北京冬季奥林匹克盛会,火炬接力环节正式开始。在冬奥公园,中国短道速滑女将王濛迎来了她的下一棒,一位43岁的中年军人。

王濛交接完火炬,不忘立即对这位战士敬上了一个崇高的军礼,在一旁录像的电视台记者,特意细心地把镜头对准了军人完好的右脸,映出他剃着短发的侧颜,英武又帅气。

当军人转过头来,笑容满面地擘起火炬开始奔跑,人们才知道他如此受到敬重的理由:

尽管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健康,军人左脸上方颅骨处,那块圆形的凹陷依然一眼可见,时时提醒着我们,不能忘记2年前在新疆中印边境发生的那一起冲突。

这位军人,就是卫国戍边英雄团长祁发宝,在那场冲突中,他失去了4名挚爱的战友,自己也差点永远留在茫茫雪域,再不能回来。

2年前,也就是2020年的6月15日,新疆阿克赛钦地区4000多米海拔的高山上,天色已经渐渐临近昏暗的夜晚。

在这里,有一个叫做加勒万河谷的地方,祁发宝独自一人站在冰冷湍急地加勒万河水中,对着河对岸张开双臂,试图阻止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

祁发宝脚下、身后有一片约2200平方米大小三角形冲击沙滩,目前处于我国实际控制线米高的悬崖,祁发宝率领的我军某团,临时在这里搭建了一个帐篷,当作前线营房和谈判场所。

这是因为从2020年4月份开始,祁发宝就观察到,在加勒万河谷印军一侧,各种道路、桥梁等设施开始动工,并且越来越靠近我军实控线日凌晨,印军越线进入中国领土,试图构建障碍,阻拦我方边防部队正常巡逻。

5月8日,在三角地对面印军阵地,出现了一座用石头搭建的简易桥梁,又过了半个月,上面竟然搭起了一座铁板桥,印军甚至还进入当时我军尚未驻营的三角地,强行打下一个直升机停机坪的地基。

为了缓和形势,6月6日下午,南疆军区司令员柳林少将紧急与印度陆军第14集团军军长辛格中将。

但柳林少将低估了印军的程度,他们眼见诳骗中国后退得逞,便不顾白纸黑字的协议,背信弃义,非但不再后撤,还开始往我军方向调集人马。

6月13日,我军被迫往冲突点增兵,严阵以待。6月14日,印军公然向我军阵地丢掷石块,我军也用石块还击。

在印军前线将领之中,最狂妄最积极的,大概就是一个叫做桑托什·巴布的上校,印军比哈尔联队第16营营长。

6月15日下午5点,快要临近傍晚的时候,这个巴布上校突然带兵越线,再次在中国境内堂而皇之搭起帐篷来。

祁发宝只带了十多个战友,其中有营长陈红军,摄像取证员肖思远,战士陈祥榕等,他们身上也没有穿戴武器防具,最大程度地展现了我方的诚意。

祁发宝先礼后兵的举动,在这个狂妄自大的印军营长看来,却是掉进了专门为他精心设计的一个陷阱之中。

巴布对祁发宝格外仇视,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他和祁发宝之间不仅有两国之间的边境矛盾,更有他自己已经怀了三年的一口恶气。

2017年6月18日,因为印军突然从锡金边界越线,妄图再次阻挠我军巡逻任务,从而引发了长达73天的两军对峙事件。

当时祁发宝还是一个营长,自他入伍参军以来,20年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西藏阿里地区的高原驻边,洞朗有事,他的部队自然不会落下。

某天,在一次巡逻中,祁发宝遭遇了带着毛线帽子,领着车辆人员大摇大摆在我国境内活动的巴布。

巡边几十年了,祁发宝也对这些印度军官的习性有所了解,这些人既罗嗦又爱占便宜,简单的道理往往非要用绕来绕去的说辞强词夺理,企图通过口舌之争,来攫取我们的宝贵领土。

身边的小年轻战士没见过印度人的这些套路,还想耐心对巴布上校解释什么,旁边的祁发宝营长一看情况就明白个八九不离十,直接对着巴布吼道:

祁发宝身边围着拍照、翻译、武装、戒备的战士们,印军没有栽赃诬陷的机会,对方一看这气势,姿态上明显软了很多,但依旧翻来覆去说着车轱辘话,尝试浪费我们的时间。

祁发宝对着这群在边境线上像蟑螂一样乱窜的印度军队没有什么好脾气,简单干脆下了最后的驱逐令。这次遭遇,中印双方人数差不多,印军是绝对没有动手的勇气,巴布最终灰溜溜地带着他们的人员和车辆退回了国境线外。

洞朗危机结束后,我军趁机在当地兴建了可以容纳1600人永久驻军的军营,巴布上校和印度军队都被迫吃了个哑巴亏。

巴布所在的比哈尔联队是印度陆军历史悠久、战功卓著,也是最精锐的部队,在四次印巴战争中,均以一手“夜间突袭”多次大胜巴军,在印度陆军中拥有最多的嘉奖和勋章。

洞朗事件后,比哈尔联队12营、16营同样被印军调到加勒万河谷前线,与我军形成对峙,巴布自然认得,眼前的中国团长,就是3年前让他在部下面前丢乖露丑的人。

巴布认为,洞朗吃亏,不过是因为在大白天,只要他们能找机会在夜间偷袭中国军队,一定能报上次的一箭之仇。

经过精心算计,印军终于选择在6月15日快要入夜的5点钟,发起了让祁发宝无法坐视不管的严重挑衅,祁发宝果然“上当”,带着很少的人马,轻装简从,前来“送死”。

因为9天前双方军长刚刚会谈,这一次,祁发宝不得不耐着性子,让战友翻译传达我方政策,劝说印军迷途知返。

谁知就在双方“谈判”过程中,从印军阵地上的各种石头缝里,黑压压的全副武装,手持盾牌、钢管、石头的印军士兵如同蟑螂群一样不停冒出来,一步步朝着祁发宝逼近。

这正是巴布的毒计,他早就在河谷周围暗暗藏了近600人的埋伏,对我军形成了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妄图强压我军退让,蚕食这块宝贵平坦的三角浅滩。

祁发宝面前,是几乎塞满整个河谷的印度伏兵,身后,则是十几名比自己年轻10岁20岁的边防小兵们

印军队伍中还有黄种人脸皮的士兵,看来应当是印度收养的流亡,眼见我军没有动手的迹象,当中一个直接走到祁发宝跟前,揪住他的衣领,做出狂妄至极的推搡动作,祁发宝身后的战友赶紧伸手扶住英勇的团长。

因为身后的悬崖上,写着清楚明白的“中国”二字。边防团战士们开始四散展开,占据有利地形以防万一,而欺软怕硬的印军此时以为奸计得逞,哪里还管什么共识协议,终于率先动起手来,一击狠狠的棍棒,砸到了全无防备的祁发宝头上。

营长陈红军之前看到情况似乎在迅速恶化,已经先行回到营地调兵增援,他边跑边喊:

战士们从没见过这个总是戴着眼镜的斯文军官如此着急。在营长催促下,战士们觉得车开在路上就像飞一样 。

一到冲突地点,陈红军就看见了令人揪心的一幕:祁发宝头上血流如注,倒在身边的战友怀里,四周围着印度蟑螂们,个个张牙舞爪,还要继续对保护他的战士们下手。

只听一声高喊,陈红军带着两名盾牌手,迎着雨点一般落下的石头和棍棒冲上前去,用身体和盾牌隔开敌人,掩护战友将团长救出。在陈红军的全力救援下,危在旦夕的祁发宝被成功救出,简单包扎头部重伤之后赶紧送往后方。

可是祁发宝一走,就意味着他陈红军成了杀红眼的印军最大目标,的棍棒石头当即转移目标向他袭来,这可急坏了跟在他身边、和他相处最好的战友陈祥榕,陈祥榕不顾一切地扑在营长身上,用肉体替抵挡印军的疯狂攻击。

印军的疯狂,仅仅持续到我军第一批70名增援抵达就戛然而止,随着我军怀着万丈怒火展开反击,这群蟑螂鼠辈立即从骄傲疯狂中转为极度的惊慌恐惧,转而又开始不顾一切地丢盔卸甲,夺路逃命。

这场冲突整整持续到了半夜,这时祁发宝已经在昏迷中被送上直升机,飞向大后方的医院进行抢救。

在这次印军精心谋划的阴谋事件中,我方最终有4名烈士不幸牺牲,分别是突入重围营救团长的营长陈红军、战士陈祥榕;

在增援过程中,为了救援落入冰河的战友,不幸被卡住脚跟,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的王焯冉。

而印军遭遇了比我军大得多的伤亡,共有20死,76伤,愚蠢的巴布上校也死在他一手挑起的冲突之中。

祁发宝悲痛得几天没法说一句话,他在昏迷期间,肢体不受控制地做出踢打动作,想打跑敌人保护战友,醒来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也是战友们是否全部安全,哪知他的生命,竟然是战友们用自己的命换下来的。

这些都是多么好的战士啊。陈红军本是西北师范大学心理学毕业的高材生,早已通过了公安特警招录考试,可听说要征兵就立即参军,自学装甲机械知识,最终走到他这个团长身边。

陈祥榕是个00后,牺牲时年还不满20岁,陈红军营长对他格外关照,而他最后也用生命来保护自己最敬爱的营长,倒在一处;在他的日记本上,留下了一句美到无以复加的话:

还有肖思远、王焯冉,这些年轻的英雄们。在高寒缺氧,环境恶劣的边防一线多度的严寒监视印军活动,一待就是一天。

祁发宝回忆起战友们执勤的艰苦情形时,心如刀绞,流下了男儿泪,。至于出尔反尔、不自量力的卑劣印度人损失再多,又怎能抵得上这些好战友一根手指头呢。

经过医院精心治疗,祁发宝在7个月后终于可以出院休养,印军在他头骨上留下来一块清晰可见的碗大凹陷,这既是祁发宝和战友们的伤痛,更是昭显印军可耻失败的纪念。

国家不会忘记每一个为她牺牲的人,2021年,授予祁发宝“卫国戍边英雄团长”荣誉称号,并当选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

追授陈红军“卫国戍边英雄”荣誉称号,给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追记一等功,烈士们的家属都得到了各级政府无微不至的补助照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